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很荣幸见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

  他从2010年开始正式学中文,等到2014年现身清华演讲时,已经大方说起中文,让台下原本打算帮同学翻译的外籍学生有点懵。
 
  而今年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时,当一位参议员问到:是否只有美国才有可能成长出一个Facebook,而不是在中国?他耿直回答:“中国也有一些很强大的互联网公司。”
 
  他最喜欢的中国城市是北京,2010年12月,这位26岁的年轻人带着华裔女友跑到中国“休假”,第一站就选在了北京。他逛了雍和宫和后海,拜访了李彦宏、曹国伟——在新浪理想大厦一楼,他还被闻讯赶来的一位创业者截住,在咖啡馆稍作停留。
 
  杭州也是那次行程的重要一站。他参观了阿里巴巴,跟马云聊了一下午。这是一场老友重逢——他们在3年前的达沃斯论坛相识。不过,当初马云不知道Facebook,小扎克伯格也不识阿里,两人只是在会场门口聊了三四分钟,友好交换了名片。
 
  后来马云接到了扎克伯格的电话。一个素来长袖善舞,一个对中国兴致勃勃,很自然,这段跨国情谊就此建立。此后,扎克伯格每次访华必见的老朋友就是马云。2016年时,他们还在钓鱼台国宾馆里这样公开互捧:
 
  “我很尊重小扎,因为他本能里很喜欢中国文化,而不是为了在中国做生意。”
 
  “我可能是技术出身,没法像马云眼光这么长远。”
 
  事后,扎克伯格把两人同坐于台上的合影,设置为自己脸书相册的第一张。
 
  扎克伯格脸书上和马云的合照扎克伯格脸书上和马云的合照
 
  不过,马云并不是扎克伯格的唯一。
 
  后者的中国朋友圈里还有李彦宏、雷军等大佬,仅2010年他与李彦宏就至少见了3次,他们在百度食堂吃过工作餐,又去了李彦宏的七层办公室里聊天。小米风头正盛的2014年,他和雷军曾经就着北京烤鸭聊了2个多小时,早在2012年,两人在Facebook总部就见过面了。
 
  扎克伯格后来甚至还参加了雷军的家宴。坊间流传称,两人在饭桌上讨论过Facebook投资小米的事情——这听起来有点靠谱,因为两家公司拥有共同的投资机构DST。
 
  这笔生意显然没谈成。后来雷军的表态是:“小米进入国际市场,如何用好Facebook这个平台是我们的挑战。”
 
  不过,对于扎克伯格来说,2014年显然有比投资小米更重要的事情——他在中国有了新身份。
 
  他在这一年挤进了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时任主席吉姆·布雷耶也是Facebook投资人。这家顾问委员会14年前由朱镕基推动成立,以加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与国内外知名企业、管理学院的联系。
 
  顾问委员会成员多为顶级企业家。这群全球最精明的大脑偶尔会受邀前往紫光阁、钓鱼台国宾馆、人民大会堂等地,被高层会见——2014年,王岐山与扎克伯格在紫光阁拍下了那张握手照;2017年,扎克伯格又连同布雷耶、库克等代表委员一起,接受了习近平的会见。
 
  身份提高了扎克伯克在中国的曝光度,而这位年轻人也很快展现了自己的政治觉悟和影响力。
 
  习近平在2015年9月访美时,Facebook 为此专门开设了主页,3天内收获粉丝56万。在论坛上用汉语与习近平交流后,扎克伯克兴奋感慨:“这是我第一次用非母语和一个全球领袖交流,我将其视为个人人生的重要里程碑。很荣幸见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
 
  而在奥巴马的白宫国宴上,被安排与习近平一同坐在主桌的,就包括扎克伯格和他怀孕的妻子。
 
  扎克伯格携妻子出席白宫国宴扎克伯格携妻子出席白宫国宴
 
  在此之前,扎克伯格工位上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度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讨论。当时有中国官员前去Facebook考察,扎克伯格对此的解释是:“这本书我也给同事买了,我要让他们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02
 
  “如果你遗漏了13亿人的市场,还如何能连接整个世界?”
 
  2010年10月的一场公开演讲里,扎克伯格这样表达了缺席中国的遗憾。毕竟他为Facebook制定的愿景是“连接世界上所有的人”。
 
  事实上,Facebook.cn的域名在2007年就注册好了,扎克伯格还在年底接受了李嘉诚的投资——后者被认为在大陆拥有丰富资源。相传“飞书”是Facebook简体中文版的新名字。
 
  在当时看来,很多趋势都很乐观:北京奥运会让中国更开放地拥抱全世界,Google甚至因为在“打击非法广告”方面表现出色,在2008年受到了工信部的表扬。
 
  但Facebook的中国生意还是在2009年停下了。受政策影响,从这一年起,Facebook、Twitter等社交软件在大陆无法访问,一年后,Google 紧随其后黯然退场。
 
  扎克伯格从2010年起开始频频访华,但Facebook距离中国本土用户始终很遥远,只有间或曝出的动静,成为科技媒体热衷追捕的“入华”信号:
 
  2014年,Facebook被传在北京CBD的财富金融中心租下办公室,占地超过800平米,计划在中国开设办事处。但消息此后并无具体进展;
 
  2015年,Facebook被传要在上海开设办公室,推广Oculus的VR头盔;
 
  2016,扎克伯格在北京雾霾中晨跑的那一年,传闻Facebook正在努力配合中国大陆的审查政策。有匿名员工向《纽约时报》透露,公司内部确实开发了言论审查工具,用于在特定地区屏蔽信息流内容。不过,并没有迹象表明,这套工具已经提供给中国政府;
 
  扎克伯格在天安门广场晨跑扎克伯格在天安门广场晨跑
 
  2017年5月,一款名为“彩色气球”的应用在国内低调上线,直到3个月后媒体才发现:它似乎是Facebook旗下应用Moments 的中国特别版。
 
  这一猜测始终未得到Facebook官方承认。但一个颇有意味的细节是,“彩色气球”的主体为有格互联网公司,当时唯一股东是张京梅——这个名字,也是本周闪现的“脸书科技”法定代表人。
 
  种种低调而无果的努力背后,扎克伯格身边的“中国通”团队也逐渐浮出水面。
 
  比如在中国出生的美国人王黎。
 
  王黎在2014年受邀加入Facebook,成为中国事务首席代表,她被认为在中国人脉资源强大,此前任职英特尔时,曾经帮助东家在中国建起造价25亿美元的工厂。2016年刘云山接见扎克伯格时,她就陪在旁边。
 
  而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扎克伯格在2017年9月挖到了一位有官方背景的神秘人物William Shuai。此人曾经任职于国家发改委,负责多个电子政务项目和信息安全项目的审批,还先后在百度、领英中国负责政府关系——领英中国在2014年成功入华,显然是Facebook 想要效仿的榜样。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7-2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