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构成了一条数字货币交易的利益链

  值得关注的是,数字货币市场并没有因为李笑来揭开了最后一层“画皮”而下跌,反而主流币种在底部慢慢上涨。与此同时,国内早已被禁止的ICO正在变异成另外一种发币上交易所的新路径。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币圈的众生相,被7月3日晚李笑来的录音撕下了最后一层画皮。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在当日晚间,作为国内币圈标志性人物的李笑来,在与某两位社群人员聊天的时候,大谈特谈整个炒作数字货币群体的黑幕潜规则,全程夹杂粗俗不堪的用语,丝毫没有曾经作为新东方老师的矜持与风度。隔了一天之后,李笑来7月5日在微博上承认这段录音是他本人,并回应称,在公众场合要照顾别人的情绪,而在私下里则无需照顾自己的情绪。
 
  “并不让人惊讶,曾经人前好为人师的新东方导师,录音中满嘴的粗话,充斥着胜利者的骄傲、潜意识中对币圈韭菜的鄙视,连带着对币圈其它‘大佬’的互相看不惯……,勾勒着一副币圈的利益链。利益链上的每一个参与者都透着贪婪、无耻、眼中布满了欲望的血丝,那是对金钱的渴望。”7月5日,对于这场沸沸扬扬的录音门事件,上海一位资深圈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数字货币市场并没有因为李笑来揭开了最后一层“画皮”而下跌,反而主流币种在底部慢慢上涨。与此同时,国内早已被禁止的ICO正在变异成另外一种发币上交易所的新路径。
 
  透过现象看本质,打着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原来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圈钱游戏。
 
  本报记者了解到,在这段长达50多分钟的录音中,李笑来对参与数字货币炒作的人极其贬低,同时也将此前他自己在这个圈里的种种丑恶现象一一揭露。此外,李笑来还大谈成功之道,称做区块链项目要想成功,第一要想办法成为有流量的人,然后善用自己的流量;第二个是你要成为有技术团队的人,没有技术也需要想办法。社区软件你得有,你不能说全靠微信群干。
 
  李笑来表示,区块链的价值里最大的价值叫共识价值。它不值钱,但是信的人那么多,到最后就值钱了。不要盲目的相信“价值投资”。如果随波逐流地认为价值投资是对的,那注定是要成为韭菜。
 
  “庄家、币种、平台、社群、韭菜,构成了一条数字货币交易的利益链。在这个链条中,处于顶端位置的毫无疑问是庄家,而庄家是那些之前做ICO、发行空气币、炒作比特币实现一夜暴富的那群人,他们遍布全球,为数不少;去年ICO被禁止之后,新的数字货币纷纷涌现,背后由庄家团队和平台方互相操纵;全球超过1万家交易平台,大多数也是庄家和项目方的;营造社群、爆拉新币、培养底层韭菜。”前述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但是这条看似完美的利益链,处处充满了明争暗斗,互相撕咬已经成了这个圈子隔三差五常见的谈资。
 
  针对李笑来的录音,圈内“大佬”之一的今日泛城投资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陈伟星在7月5日发长文称,李笑来一直说要起诉我说他是骗子,侵犯了他名誉权,结果自己放个录音出来自证骗子本质,赤裸裸地讲述他的骗术逻辑:做网红,圈粉丝,再发一堆垃圾币销售给韭菜。
 
  陈伟星列出多条理由证明李笑来的逻辑完全是骗子行为,李笑来用各种手段集资了很多币和钱,包括30000个比特币、INB的3亿人民币、BigOne上的BIG、ONE、PressOne等20多个传销币和空气币、多年来十几个法币公司的募资集资、支付宝拉群搞风利基金风利债权(几万几十万这样地向散户募资)等等,这些钱都是不合法律规范的集资;李笑来的粉丝运营模式
 
  就是在Telegram上拉个3-4万人的大聊天群,不断地把有反对意见的人以“不合适投资人”的说法踢出去同时不断地拉被他的光环吸引的新韭菜进群;李笑来以未来区块链没有金融中介,所以要直接面向散户,以所谓区块链社群的名义,义正言辞地收割韭菜,毫无保护弱势平民的价值观,玷污、消费区块链,属于行业认知度的癌细胞、毒瘤;李笑来在某地方搞的所谓百亿基金,就只是利用当地善意而不知的政府领导,和风险投资引导基金的政策,伪造是政府基金概念。现在政府一分钱都还没有出,他总共才募集了几千万,就四处以“政府站台百亿基金”的名义,投资了十几个发币、准备发币项目和垃圾交易所公司,然后再与这些公司一起消费“政府”站台的概念。因为币圈的特殊性,政府公信力特别受散户欢迎,这种盗用政府名义给自己站台营造形象收割散户的行为也必须被揭穿。
 
  在业内人士看来,有关李笑来录音的争论以及骗术理论,只要不参与进去,就不会成为这条利益链上的底层被宰割者。但是自从2017年9月央行发布取缔国内的ICO之后,近一年来,由中国人在全球设立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平台,竟然高达1万多家,达到惊人恐怖的程度。
 
  7月6日,《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相关数据显示,在2017年6月12日,全球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仅有4132家,到2017年12月31日,全球出现了7693家数字货币交易所;到了2018年7月1日,全球已经有11501家数字货币交易所,暴增近三倍。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这超过1万家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平台中,有1万家是中国人注册的,只是注册地在海外。
 
  “如果这些平台不是为了收割韭菜的资金,又是为了什么?如果这些数字货币平台,不是为了发ICO项目,又是为了什么?现在国内的币圈,又在纷纷发项目圈钱。据我所知,就在最近在上海有一个区块链项目,在海外交易所平台发币融了3个亿。”7月6日,上海一位炒币投资人张婕(化名)告诉本报记者。
 
  但是,张婕也表示,现在的币圈已经彻头彻尾沦为一场泡沫骗局。在她看来,发币的项目尽管号称融了多少亿,但是这个数字只是以币的形式存在,而交易所的服务器也在海外,想要变现,首先得有庄家大幅拉升币价,吸引跟风投资的人,然后才能慢慢出货。
 
  “而且,现在把币换成美元手续费非常高,交易所平台得吃掉一大部分佣金。另外如果想要把美元换成人民币更加难,个人跨境资金的流动实时都被央行监控,即使发币方套现了资金,也没办法在境内提现。”张婕透露。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7-07  【打印此页】  【关闭